诉旈

【HD】当把恋爱与Malfoy联系起来会发生什么

呜呜呜哈德 真实的哈德 每个人都好可爱啊

时企:

-战后八年级,和平期,喜闻乐见傻白甜OOC

-其实我只是想写蛇院这五个小可爱,最后三千字是刚刚憋的感觉很烂尾YuY【淦取标题的时候我怎么想的怎么这么长我自己打着都累【。


————

 

Blaise最近发现……以及Theodore还有Pansy也发现——梅林,连Gregory都注意到了不对劲,他为什么不能说所有人——他们曾调笑的恋爱白痴,Draco Malfoy的感情状况有了进展。

 

这真的很明显。

 

当然,如果Draco不露出几乎傻瓜式的笑容,不一个人缩在床上查看信件,不在半夜偷偷跑出寝室——天啊他可是前食死徒,他知道有多少人拿着魔杖等着他落单吗——或许Blaise还能晚发现那么一段时间,毕竟斯莱特林的行动和语言总是充满欺骗性。

 

该死,这就是Blaise想说的,为什么Draco不能稍微掩饰一点。

 

就算只是为了他这些单身同学。

 

————

 

“我猜。”Gregory说,“说不定Draco只是吃多了肚子疼?”

 

Theodore不赞同地皱眉。

 

“他是恋爱了,绝对,我敢和你赌五个金加隆。”Blaise同样嗤之以鼻,转而向Pansy竖起食指,“告诉我那个倒霉女孩不是你,Pansy。我不想同时失去两个同盟。”

 

Pansy翻了个白眼,看起来受到了冒犯。“如果有哪个女孩看上了你才是真的倒霉。”

 

“啊哈。”Gregory突然笑起来。

 

“…好了,那个,打断一下,呃,我说下我的看法?”Theodore小心翼翼地举起手。

 

Blaise歪过头来看他。

 

“我想我无法把恋爱和Malfoy联系在一起,我是说,他们通常是形婚,只有为了后代的时候会——”Theodore说,并做了个晦涩的手势,“——所以我认为应该是Draco遇到了什么麻烦。”

 

Pansy一瞬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陷入沉思。而Gregory显然只是对那个手势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兴趣,他试着做了一遍,Theodore为此再次皱眉。

 

Blaise决定坚持自己的想法。

 

————

 

“嘿!”Draco发出抗议,试图伸手去够被抢走的课本,但这只是让对方把手举得更高。

 

“你从不看书。”Blaise肯定地说,扫了一眼书上的烫金标题,《历代魔法史》。

 

Draco顿了顿,非常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在Blaise感到困惑的时候跳起来抢过课本迅速后退了一大步。

 

Blaise觉得他瞎了。

 

“我当然会看,我需要通过N.E.W.T考试。”Draco淡然地理了理袖口,仿佛刚才做出那番举动的人不是他一样。

 

“呃。”Blaise说,依然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之中。

 

“说真的,你也差不多该准备一下了,Blaise。不然你可找不到一个优秀的女朋友。”Draco最后冲他眨眨眼,在迈步离开前对方抓住了他的手腕。

 

“…等等,这正是我要说的。”Blaise甩去其他想法,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对方的脸上,“Draco,你恋爱了。”

 

一瞬间两人都没有说话,Blaise肯定刚才Draco的表情变得慌乱,这让他得意。“反驳没有用的,Draco。你最近的行为太反常了。我只是希望你告诉我那个女孩是谁,要知道,这真的猜得我很痛苦。”

 

“那个女孩是谁……?”Draco重复了一遍,“噢……”

 

Blaise眨了眨眼。

 

“…噢,不,没有那个什么所谓的女孩,Blaise。”Draco的表情突然变得明亮,他露出了一个过大的笑容,“我只是最近有点累,真意外你会担心我,现在我要回去了。”

 

“什么?”

 

“我说,没有恋爱,没有女孩。”Draco加重语气。

 

“但是……”

 

“没有女孩。”

 

“……好吧,你敢发誓?”Blaise抬起手,他开始变得不确定起来。

 

“当然。”Draco愉快地举起自己那只带着斯莱特林戒指的手握成拳与对方相击,“永远都不会有那个女孩,以单身联盟的名义发誓。”

 

可这个誓言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一点。

 

等到Draco离开后Blaise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斯莱特林精明,狡猾,但他们不会背弃誓言。

 

Draco没有那个女孩,他没有恋爱。

 

Blaise感到不对劲,非常的。

 

————

 

Blaise最开始以为是Astoria,那个七年级的女孩,和Draco一样拥有金发与漂亮的蓝眼睛,纯血,友善,笑起来还有淡淡的酒窝,据Theodore所说两人甚至有过婚约。各方面都很完美,他几乎敢肯定了。

 

然后是在下午他在走廊堵住Draco,对方说出优秀这个词的时候,他又认为是Granger。

 

他再次为这个想法感到一阵恶心。

 

但是论优秀的女孩除了Granger他真的想不到其他答案了。

 

他猜了很多人,同年级的,低年级的,已死的,活着的,他甚至想过学院仅有的几个女性教授。

 

他该不会是自恋吧。

 

Blaise近乎绝望。

 

————

 

“单身誓言?”Pansy吃吃地笑着,“真是男孩会做的事情。”

 

“对,这么一看事情就已经明朗了嘛。说真的,Blaise,你没必要为了五个金加隆这么卖命。”Gregory插嘴。

 

“不!”Blaise重重地敲击沙发扶手,“再赌上五加隆!Draco绝对!绝对!恋爱了!我不会错的!单身誓言只是一个幌子!他一定会钻漏洞!”

 

Theodore叹了口气,伸手握住他的肩膀。Blaise带着最后一线希望转过头。

 

“Malfoy加上恋爱等于不可能。”

 

Blaise站起来,故意在走路时让斗篷摩擦发出声音表示不满,并且在公共休息室与寝室的入口处撞上了迎面出来的Draco。

 

“哟,Blaise,这么早就要睡了吗?”Draco有些惊讶地问道。

 

“应该是我问你这么晚还要出去吗。”Blaise冷哼,毫不客气地从人旁边挤过。

 

“啥。”

 

Draco迷惑地皱眉,随即注意到壁炉旁三人的视线,他轻咳一声,伸手理了理因为刚才变得有些乱糟糟的刘海。

 

“我…呃,禁闭的时间提前到今天晚上了……不过Blaise看起来不太好,你们一会儿去看看他?”

 

“哦,当然,你去吧,Draco,我们都懂。”Pansy身体向前倾,并用手撑住下巴,“男孩总是这样的。”

 

————

 

当Blaise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付出更多行动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他的头发甚至为Draco的恋爱问题掉了一小攒。

 

Draco的恋爱问题。

 

“我敢肯定,你会是个好父亲的,Blaise。”Pansy用敬畏的眼光看他,“至于你的头发,不用担心,在你的肤色下他们看不出来。”

 

Blaise气恼地游走在学院内部各处,他为自己的遭遇感到不平,这导致他在转过一个拐角处时对阴影处的一对情侣用了更多的注意力,带着恶意的。

 

仅仅只限于他看清那靠墙的那个人的脸以前。

 

“操!”

 

Blaise忍不住大骂出声,迅速扭过头,下一秒又不敢置信地转回来。

 

DRACO·该死的·混账·骗子·MALFOY!

 

他妈的他和人在霍格沃茨一个没人的小角落里和人接吻!

 

接吻!

 

他居然敢骗他说他没有恋爱?没有恋爱的人在和——嘿,那个人是谁,好眼熟。

 

“我操!!”

 

认出另一人是谁的时候Blaise跑了。

 

校医室应该每隔五米就安置一间,用于受到巨大惊吓出现不可能幻觉的学生。

 

他要在事情解决后把这个点子提给现在的女校长。

 

————

 

公共休息室一如既往的空旷,Theodore正在劝解Gregory不能因为橘子味的魔药好喝而故意住院,那会上瘾导致副作用。

 

然后Blaise走了进来,和这几天斗志高昂的状态不同,他看起来受伤且虚弱。

 

“Theodore。”他可怜兮兮地说着,“我的眼睛受到了污染,我觉得我出现幻觉了。”

 

Theodore立刻以教学的方式指着Blaise。“看,Gregory,这就是会出现的副作用之一。”

 

“噢天哪。”Gregory往沙发里缩了缩,把同情地目光投向某个教学案例,“Blaise,你还是因为压力过大嗑药了?我觉得你会更喜欢巧克力味的。”

 

Blaise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

 

“他的意思是你不能和他抢他的最爱,所有橘子味的魔药都已经被他承包了。”Therodore解释道。

 

“Pansy在哪?”Blaise的声音持续颤抖,“我要和正常人交谈。”

 

“她不会跟你一起嗑药的。”Gregory回答。

 

Theodore很是赞同地笑着打了他一下。

 

————

 

歪斜的木桌,被用力不大的切割咒划开包装散落的比比多味豆,躺倒在沙发上用胳膊遮住脸的Blaise,以及焦躁不安坐着的Theodore和Grehory。Pansy不是特别想知道她离开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时间使人成长,那场战争让我明白了有时魔咒比解释更有效。”Blaise讥讽地说着,“嗨,Pansy。你有遇到Draco吗,还是说他和那家伙被拦在了地窖门外?”

 

“地窖门口没有人。Blaise,注意你的形象。”Pansy警告道,同时走过来靠住沙发,略微俯下身自然地帮对方拨开垂在额前的黑发,“出了什么事?”

 

“呃……”Theodore轻咳一声,抬手用力按着眉间,以一种非常不确定的语气开口,“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刚才我和Grehory在讨论橘子味魔药的事情,然后Blaise——”

 

“如果你要解释的话,拜托跳过这部分!”Blaise高喊。

 

“好吧。总之,Blaise并没有出现幻觉或是被施魔咒……这意味着他回来之前看到的一点东西,那真的就是——”

 

“事实。”Blaise坐起来,“我确认了两遍,不会错的。”

 

Grehory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看见Draco在角落里和人接吻,而那个人还是该死的格兰芬多救世主!”

 

“什么?”Pansy叫起来,“你说什么!?”

 

“无法想象是吧,我早就说过了,现在好——”

 

“我是说!你看见他和Harry Potter接吻?你还确认了两遍?”Pansy双手捂住嘴后退了一步,“哦天哪Blaise,只是接吻?你为什么不继续看下去!?”

 

“什么!?”这次轮到Blaise瞪大眼,“看什么?看那家伙接下来把Draco压在墙上干?看在梅林的份上,我的眼睛已经受够这种事了!……不!该死!不要打断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

 

“我输了十加隆。”Grehory痛心疾首地抢答。

 

“对!你输了十加隆,好了Grehory,别想赖账,我早说过我是对的——不!不是这个!见鬼!你们的关注点到底在哪里!”

 

————

 

地窖门被打开的声音即使是在争吵中也显得突出,四人不约而同地闭上嘴看向某个试图把自己融进背景但因金色和绿色对比过强而完全没有用的斯莱特林。

 

那样偷偷摸摸的样子很傻,真的,一点都不适合一个高调的Malfoy。

 

Blaise皱起眉。

 

他绝不会再任由自己被带走重点了。

 

————

 

“我有打扰到什么吗?真是抱歉,我想我应该先回宿舍?”

 

Draco询问性地朝Pansy歪了歪头,对方捂住胸口回以痛心疾首的表情。

 

「很遗憾,这次我真的帮不了你了。」

 

糟透了。Draco略微后退了一步,看着Blaise挪出的空位他不是特别想坐过去,尤其是这种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这简直如同他六年级被指派任务前一样令人不安,他还没做好准备。

 

“我觉得不用这么着急,毕竟我们一直都很少在一起只是说说话。”Blaise换了个更放松的姿势,做足了长谈的准备,“偶尔也要多增进朋友感情,就像格兰芬多,对吧?”

 

“…也许。”Draco模糊地回答,直到手心被隔着布料的触感轻轻地点了点才略带迟疑地走过去坐下,“以及,格兰芬多也没有频繁地在公共休息室里畅谈。”

 

Draco试图从吃桌上的比比多味豆来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紧张,不过当四道锐利的目光一齐射向你身体不同的敏感部位真的是只会让这起反效果。

 

“怎、怎么?”Draco下意识地把领子竖的更高,并快速地交叉双腿向右靠,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快被Grehory拆吃的零食。“你们今天不对劲——”

 

“你去了格兰芬多的休息室?你们进展已经这么快了吗!”Blaise咬着牙打断,猛地上前抓住人的手从领子上扳开,越是隐藏越是代表有不是吗,“梅林,我简直不敢想Lucius先生听到这消息的反应!”

 

“嘿!”Draco发出惊叫,抓住领子焦急地左顾右盼,“Blaise!你干嘛!你就像……呃总之快住手!”

 

“就像正在强上一个小姑娘的坏家伙,你是想这么说对吧?”Grehory抱着他即将拆吃的零食说。

 

Pansy翻了个白眼。

 

“并不是,Grehory。还有你,Blaise,注意形象。”

 

紧握着自己手腕的束缚瞬间被松开了,Draco有些惊魂不定地喘着气,庆幸Pansy在某个冲动的家伙暴露前阻止了这一切。

 

她就像黑夜里的光就像冬夜里的火就像转世的梅林哦天哪他有说过他真的很感激他认识Pansy吗。

 

不过庆幸后随之到来的是愤怒,Draco抿唇,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拔高,虽然在外人听来这更像是委屈罢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怎么回事?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现在是我们在问你,你才应该是解释的那个人!”Blaise毫不弱势地回以低吼,“你骗我!你和人谈恋爱!你害我最近干什么都没法集中!你还害我掉头发!”

 

“什么?”对方就像一个小孩子吃巧克力蛙抽到了重复的巫师卡片的语气令Draco感到好笑,“我没有!我甚至还发过誓不是——”

 

“那是Harry Potter!那是个男孩!所以你才敢这么轻易地说出誓言!”Blaise的声音完全盖过了Draco,“别想抵赖!我都看到了!今天!你!和那个Potter!在走廊拐角处接吻!而且那架势我的天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压抑一下性欲找个隐蔽的地方再……你还害我的眼睛和记忆受罪!”

 

Draco的脸颊有些发烫,他居然真的有了一丝负罪感。“原来那个跑动声音很大的人真的是你?”

 

Blaise发出被呛住的声音,他脸上的表情变换了好一阵,最后自暴自弃的闭上眼。“对!是我!所以你不否认?你和Potter谈恋爱?一个男孩?还是格兰芬多救世主?而且还不说你之前是有多讨厌他?”

 

“别这么说,我觉得Potter挺好的,有钱有势还无所欲求,他们之间的厌恶情感还使形婚后的私生活变得合理。”Theodore举手发表意见,“各方面都很完美,很适合Draco,我投支持票。这种事无关性别,毕竟你是个Malfoy,对吧,Draco?”

 

Draco被说得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旁压抑许久的当事人猛力压倒在沙发上。

 

真该死,他就不能学着点Blaise控制下力度吗,要知道这真的很痛。

 

“你只是想和我形婚?”对方镜片后的绿色眼睛危险地眯起,他的呼吸粗重,话中甚至带上了点嘶嘶声,“所以你——”

 

这次Draco也没来得及说话,因为下一刻对方就被掀开,四支魔杖迅速立在了他的头顶上方对着黑发的救世主,只需要一个咒语对方就会永远倒在这里,并且是带事后收尸的一类。

 

————

 

“嘿,没事了,冷静点各位——”第一个收起魔杖的是Pansy,她很快就认出来了那个家伙是谁,她最近可是一直都在给这两人打掩护,虽然没起什么作用就是。“不过Potter?你怎么进来的?”

 

“我猜是隐形衣。”Theodore用下巴指了指地板上原本是花纹如今线条却杂乱交接的地方,“酷,之后可以给我看看吗?”

 

Harry缓慢地站起身没有回答,只是直直地盯着四人保护下的Draco。

 

“如果你们原本是打算在宿舍里来一炮请提前说一声好吗?说实话我真的不在意在沙发上睡一晚上的?”Blaise有些受伤地开口,Grehory安慰地握住他的手。

 

“闭嘴,Blaise。”Draco一边坐起一边理了理衣服,对于这群人他真的不知道该说是朋友还是帮倒忙。

 

Blaise受伤地坐到原本Theodore的座位上吃起了比比多味豆。

 

Draco做了个深呼吸,他略微感到头疼。“别听那三个家伙的,他们就喜欢看热闹,刚才那是开玩笑。”

 

“隐形衣的事我有很认真。”Theodore用魔杖点着空气反驳。

 

Harry略微俯身把隐形衣收进了斗篷。

 

“我不想和你形婚。”Draco不理睬地继续说着,翻出了心底早就准备好的一份草稿。

 

“可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最终都会分开的,Draco,我不想看你事后哭的样子。”Grehory插嘴。

 

“你也闭嘴,Grehory,我不会哭。”

 

“你会哭,我看见了的。”Harry低声说。Blaise发出压抑的叫声。

 

“我不会哭,我不想形婚,但是我是以结婚为目的和Harry谈恋爱……不,我是说……该死,都怪你们,顺序颠倒了。”

 

Draco忍不住抓了抓头发,他大跨步地走过来站在Harry身边,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勇气,他还没准备好,他真的练习了这句话太久。

 

“介绍一下,虽然我想你们都认识了,不过这是Harry Potter,现在是我的男朋友。对的,我们在谈恋爱——真该死,我本来想先告诉我父亲的。”

 

“Draco……”

 

“闭嘴,Potter,我还没说完,你这个完全没有安全感的家伙,被人简单一说就冲动了。”Draco烦躁地低下头,他苍白的脸颊现在已经完全布满了红晕,“我知道你刚才想问什么,我接受告白的理由和你告白的理由是完全一样的,现在你懂了吗混蛋!但你别想从我嘴里听到那个词!”

 

“哪个词?”Grehory疑惑地咬着指甲,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个气氛让他觉得很……

 

“是Love啊Grehory!Love——!L-O-V-E-!我的天啊这可这浪漫!”Pansy兴奋地捂住脸只留下眼睛的部分看着前面的两人,“噢梅林!你们还等什么!快啊!快!”

 

“什么快?”Grehory更茫然了。

 

但接下来他就懂了,Pansy和Blaise发出不同意味的夸张尖叫,Theodore耸肩别过头。而Harry则傻笑着勾过Draco开始了之前在走廊里被人打断的亲吻。

 

“……没关系,你可以从我的嘴里听到那个词,随时,Lover。”

 

-END.

 

————

 

P:所以他们还是借用了宿舍,行吧,今晚都别睡了,这对年轻人的精力可以吵闹一晚上,我希望他们记得放静音咒。

 

B:行,那来清清旧账?Grehory,十个金加隆。

 

G:这个我攒了很久的……

 

T:赌钱很幼稚,真的。

 

B:猜错的人没资格说这种话。

 

T:那又怎么样,你还是单身。

 

B:……

 

P:拿这种事来比很丢人,真的。

 

G:可是Pansy你不也猜错了吗,你没资格说。

 

P:谁说我猜错了,注意你的言辞。

 

B:什么?我没见过这种翻脸不认账的人!

 

P:自己好好回想一下,我可是从没说过我不信Draco谈恋爱了的话。

 

B:……

 

T:……

 

G:……

 

P:顺带一提,其实我还是第一个发现的人,我有一直在帮他们保密。天啊他们真的超浪漫!我真高兴能看见这两人在我面前把暗恋公布于众,要知道这七年我忍得真的很痛苦。

 

B:……那又怎么样,现在在场大家都是单身。

 

G:我已经决定和橘子味魔药过一辈子了。

 

T:我不建议这么做,听说蜂蜜公爵下个月会加入新口味的比比多味豆。

 

G:我已经决定和比比多味豆过一辈子了。

 

P:哦,你觉得你算单身,那就行吧。

 

B:……?

 

T:请不要一天中两对一起闪,真的。

 

D:……呜…拜托……Harry……啊……!

 

G:那是什么声音?

 

P:……

 

T:……

 

B:……谁去放个静音咒?我出十个金加隆。

 

————

 

“他们都很喜欢你,这很好。”Harry用鼻尖轻轻磨蹭着怀中人布满薄汗的后颈,“不过Zabini过线了。”

 

Draco的身体因为发笑而颤抖,他捏了捏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接到示意的Harry立刻松手任由对方转过身面对自己,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就算没有情欲也依然令人着迷。

 

“Blaise很乐于扮演父亲的角色,你要理解,他只有母亲和曾经名义上的七个父亲。”

 

“我觉得他们都很乐于扮演你的家人,梅林,刚才我像是被挑选的货物……不过,你在为他说话?”

 

“你在吃醋?”

 

“当然。”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坦然,Draco微微睁大眼,随即再次被扯入一个炽热漫长的吻里。

 

“……这种时候你应该安抚我的情绪。”

 

“然后再来一次?”

 

“正确,给教导有方的格兰芬多加十分。”

 

Harry没给Draco反驳的机会,他忙着揉捏对方手感绝佳的屁股与最私密的地方,并决心在恋人的脑海与身体上都印上那个L开头的单词。

 

或许再加上自己的名字。

 

-真·END